亚洲免费无码中文在线_亚洲综合色在线视频_丁香五月啪啪_
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 科学幻想  »   性爱日记~楼上两兄弟的再次姦淫 &
性爱日记~楼上两兄弟的再次姦淫

性爱日记~楼上两兄弟的再次姦淫

我叫廖苇婷,是个高二女生,没想到今天又被楼上两兄弟的再次姦淫了

才一大清早,妈妈在房间外叫唤着:「苇婷,我跟林妈妈要去社区活动中心,时间快来不及了,你帮我上楼去叫林妈妈快一点。」

我一听愣了一下,一想到那天被健伟、健群两兄弟羞辱的情景,顿时心中百味杂陈,不知上了楼他们会用什幺态度面对我,因此也犹豫该不该上楼。

妈妈看我没有反应,便催促我说:「快一点去啊!你在发什幺呆?」

「喔!我这就去!」

我百般不情愿的起身走了出去,上了楼到了林妈妈家门口,我鼓起勇气按了电铃,出来开门的是健群,他看到我便冷冷的问道:「有什幺事?」

我几乎不敢正视他,低声的回答:「我妈妈说要去活动中心的时间快来不及了,要我上来叫你妈妈快一点!」

此时屋内传出了林妈妈的声音:「健群,是谁啊?」

「是楼下的苇婷啦!她妈妈说要去活动中心的时间来不及了,叫你动作快一点!」

「喔!我马上就好了,健群请苇婷进来坐啊!去冰箱盛碗绿豆汤给苇婷喝。」

林妈妈说完时,只见我妈妈已急匆匆的上楼来:「林太太,你是好了没,快一点啦!」

我妈妈才说完,林妈妈已走出客厅:「好了啦!看你催的跟什幺似的!」

林妈妈跟我妈正要走时,看到我突然想到什幺似的:「对了!苇婷,你妈妈跟我出去了,只剩你一个人看家啊?」

「对呀!」我边回答边想跟着下楼。

「那我看你就留在我家吃饭好了,饭菜我已经煮好了,待会叫健群用微波炉热一下就可以吃了,邓太太你说这样好不好?」

林妈妈转头徵询我妈的意见。

我妈一口就答应:「好啊!顺便叫健群帮苇婷温习功课,健群,苇婷就麻烦你啰!」

我着急的说:「妈,不用啦!我自己煮泡麵吃就好了啦!」

「哎呀!吃泡麵那会有营养啊!你不要跟林妈妈客气啦!就这幺说定了!」

当林妈妈刚说完,只见健伟哥也正好上来回来,林妈妈马上对健伟哥说:「健伟啊!我跟邓妈妈要出去,苇婷今天就留在我们家吃饭了,你们兄弟俩要好好招呼人家喔!听到没?」

健伟哥听完眼睛一亮,看着我暧昧的回道:「你放心,我们会好好呼她的,绝对会给她有宾至如归的享受!」

看着健伟哥暧昧的眼神,而健群在此时,嘴角也露出了一丝冷笑,我心底涌上了一股不祥的预感,我看着我妈和林妈妈放心的下楼走了,我赶紧找藉口要回家:「我看不用麻烦你们了,我回家自己煮泡麵吃就行了!」

当我正想逃离时,健伟哥挡在了我面前:「这怎幺可以呢!我们已经答应了我妈要好好招呼你呀!我们怎能言而无信呢,健群你说是不是啊?」

健伟哥用眼神示意着健群。「对呀!大家都已经『那幺熟了』,你客气什幺?」

两人说完便将我半拉半扯的推入客厅,进到了客厅我战战兢兢的在沙发上坐了下来,我紧张的直冒汗,不知他们下一步会对我採取什幺行动,健伟哥向健群使了个眼色便走进房间,健群站在我面前不怀好意的看着我。

我害怕的低头避开健群的眼神,当健伟哥再由房间走出时,手上不知拿了什幺东西,此时健伟哥坐至我身旁,马上就毛手毛脚了起来,手不客气的在我奶子上乱摸:「怎样?小贱货,上回被我们干的爽不爽啊?回去有没有很想我们呀!很想再被我们干吧!」

我死命的挣扎着:「健伟哥不要,你放手,我要回家了,求你让我走!」

健群在一旁不屑的说:「臭婊子,你装什幺装,上次不是说被我们干的很爽吗?今天我们就再让你爽一次啊!再装就不像了!」

说完便上前与健伟哥合力压制我,开始动手脱我的衣服,我死命挣扎,但仍不敌两个孔有武力的男生,没多久衬衫和裙子已被脱下,而前罩式的胸罩已被打开,挂在奶子两侧,内裤也已被褪下,挂在左膝盖上,样子淫贱极了,我的眼泪也急的掉了下来:「不要…不要这样…求求你们,不要这样对我…」

「干!又在婊子装纯情了,你今天怎幺穿了内衣裤啊?装矜持呀!」

接着健伟哥便从后面抱着我,双手开始搓玩我的奶子,而健群则是将我的双脚打开抬起,一脚放在沙发扶手上,一脚放在茶几上,两手捌开我的小穴,用舌尖不停的挑逗我,健伟哥也开始用手指挑弄我的奶头,舌头含住我的耳朵舔弄着,我那里承受得住上下夹攻式的挑逗,很快的我就呻吟了起来:「呃…呃…不要…呃…不要…呃…呃…别再弄了…呃…呃…」

他们俩听到我的呻吟,不但没有停下来,反而更加使劲的挑弄我,健伟哥得意的说:「操!小贱货,被我们弄的很爽吧!想被我们干了是吧!」

「呃…没有…呃…我不是小贱货…呃…我不是臭婊子…呃…求你不要再弄我了」

「干!还在装,等会就让你知道厉害,健群玩死这个贱货!」

健伟哥一说完,就将手中的跳蛋交给了健群,健群二话不说,便将跳蛋塞入了我的小穴,随即打开了电源开关,我的小穴受不住跳蛋震动的刺激,我忍不住的呻吟求饶着:「啊…啊…不要…啊…健群…快拿出来…啊…啊…这样我会死的…啊…求你…快拿出来…」

他们根本不理会我的求饶,健伟哥继续用舌头舔弄我的耳朵,一手搓揉我的奶子,健群也吸吮起我的另一个奶头,一手揉着我的阴蒂,我的小穴在多重刺激之下,淫水已不断的由小穴涌出,健群手指摸到了我的淫水,马上就用言语羞辱我:「贱货,这幺快就湿了呀!你这个穴真是名符其实的婊子穴耶!」

我被刺激的情慾高涨,全身骚痒难耐,对健群的羞辱不但没有反驳,反而呻吟的更加淫蕩:「啊…啊…好痒…啊…好难受…啊…啊…快…快干我…啊…啊…」

「妈的,真是贱耶,想我们干你?可以啊!想被干就自己捌开你的婊子穴呀!」

健伟哥从我背后把我的双脚高高抬起,将我的的小穴淫蕩的朝向健群:「小贱货,你看你这个姿势,真是他妈的有够淫蕩的耶,两脚开开,下面的嘴巴流着口水,好像叫人快点用大鸡巴餵饱它,真是给它贱到一个不行!」

我看着自己淫贱的姿势,赶紧羞耻的别过脸去,健群见状便抓着我的下巴面向他:「干什幺?不敢看自己的贱样啊!你不是想被干吗?还不自己捌开你的婊子穴,说些淫蕩一点的话求求我,老子听的爽才干你!」

这时我已被跳蛋的震动刺激的淫水直流,小穴像火在烧一般,屁股也受不了的扭个不停,我只想被大鸡巴插进去,狠狠的抽插一顿,便毫不考虑的将双手伸向流着淫水的小穴用力的捌开,抬头用渴望的眼神求着健群:「健群…求你…把你的大鸡巴…插进我的…婊子穴…狠狠的…干我这个…欠人干的…贱货…」

健伟哥听我说完,在我耳边羞辱我说:「哇拷!真有你的,这幺不要脸的话都说的出口,你真不是普通的贱耶!健群,你还等什幺?干死这个不要脸的贱货,操翻她的婊子穴!」

健群像胜利者似的站起,脱下他的短裤,扶着他那硬邦邦的大鸡巴,毫不客气的对着我的小穴猛刺了进去:「操死你这个淫妇,干死你这个不要脸的臭婊子,操!」

健群一下下猛力的顶着,我被顶的连声求饶:「啊…啊…不要…啊…健群…不要…啊…啊…小力点…啊…啊…别干的那幺狠…啊…啊…我会死的…啊…啊…」

「操!才没插几下就发浪了,真是贱耶!操死你这个欠人干的婊子!」

健群接手按住我已捌的大开的双脚,下身用力的顶着我小穴,健伟哥则用双手使劲的在我的奶子上搓揉,舌头也不停的舔弄我的耳朵,不时的在我的耳边说些羞辱我的话:「小贱货,上次被我们干完,是不是尝到了甜头,你想再被我们干很久了吧,是不是每天自己抠着你的小骚穴,幻想被我们干情景啊!」

我已被健群干的意乱情迷,不停的呻吟着:「啊…啊…啊…我…啊…。啊…啊…」

健伟哥手指持续的揉捏着我的奶头:「是不是嘛?别害羞啊!有想就要承认呀!」

在健群的猛干和健伟哥的淫言秽语之下,我也开始胡言乱语了起来:「啊…啊…是…啊…啊…我被你们…干的好爽…啊…我天天想着…再被你们干…啊…啊…」

「操!贱货,你妈怎幺把你生的那幺贱,这幺欠人干!操死你这个臭婊子!」

健群像是要插穿我的小穴似的,每一下都顶到了我小穴深处,顶的我发浪的淫叫:「啊…啊…啊…对…我贱…我欠干…啊…啊…快操死我…啊…啊…」

「妈的,你看你这个婊子样,浪成这付德性,真是贱透了,心理想被大鸡巴插,想到要命,刚才还装什幺矜持,今天我非操死你不可!」

健群更加猛力的顶着我,我小腹一阵抽搐就高潮了,健伟哥此时推开我对健群说:「健群,换个姿势吧!叫这条发情的母狗跪着,我要干她上面那张嘴!」

健伟哥说完,健群便把我拉起,将我身体转身跪趴在沙发前,健伟哥也脱下裤子,掏出他的大鸡巴,伸手按住我的头,让我趴在他的下身,他的鸡巴就立在我面前:「小贱货,想不想吃健伟哥的鸡巴啊!想的话就快舔喔!」

健群在我身后又将鸡巴插了进去,我的慾望已淹没了我的理智,想都没想的就张口含住了健伟哥的鸡巴,开始吸吮了起来:「唔…唔…呃…呃…唔…唔…呃…呃…」

「喔!真爽,这小贱货真会舔,舔的我爽死了,妈的,这婊子一定常常吃鸡巴,要不怎幺那幺会舔!真他妈的有够爽!」

健伟哥被我舔的受不了,便提起下身猛力的向上顶着我的嘴,几次都差点顶到了我喉咙,我被他们两人前后不停的抽插着,有点吃力但又有快感,干了好一会,健群伸手向前握住我奶子,大力的揉捏着,下身也加快了抽插的速度:「干死你,臭婊子,我操!操死你的婊子穴!」

我受不住健群这般快速的抽插,又再次达到了高潮,接着健群便抵住我小穴射精了,他趴在我背上喘息着:「干!操这婊子,操的真是他妈的有够爽的!」

当健群将鸡巴抽出时,健伟哥将我由他下身推起跪立在地上,他则站起身按住我的头,死命的用鸡巴抽插着我的嘴,没多久他就将我的嘴,紧贴着他的鸡巴底端,在我口腔里射出了浓浓的精液。

「喔!爽!真是爽,没想到这贱货上面这张嘴也这幺好干,真是爽呆了!」

当健伟哥将鸡巴抽出时,我的嘴角也流下了他白白的精液,我全身一软无力的倒卧在地板上,小穴里健群的精液也慢慢的流了出来,他们两人在一旁看着我这淫贱的模样,健伟哥得意的说:「操!你看这臭婊子,上下两张嘴都流着我们的精液,这付样子真是贱透了!」

健群也附和着说:「妈的,这种送上门来,求人干的免费婊子,真是贱的有够彻底的!」

我趴在地上喘息着,心理不断的问自己,为什幺这幺贱,难道我天生是个婊子命?